Skip to content

AI生成的内容有版权吗这家法院是这么判的

AI生成的内容有版权吗这家法院是这么判的

人工智能(AI)生成的内容到底有没有版权?近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据中新网报道,2018 年,上海一家公司在未经过授权的情况下,将腾讯开发的自动化编写程序 Dreamwriter 生成的财务报告复制到该公司网站。近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裁定,该公司侵犯了腾讯公司的版权,因此需要承担民事责任,并向腾讯公司赔偿 1500 元人民币。

2017 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试图对这种情况有所了解。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知识产权法高级讲师 Andres Guadamuz 认为,如果一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人类的参与有限,或根本没有人类参与”,著作权法可以有两种潜在的生效方式。

当前,随着粉丝素养不断提升,技术支撑日渐完善,“粉丝经济”正在步入发展快轨,有望保持高速增长的活力。呵护好、规范好这一新生事物,让“粉丝经济”带动消费升级、行业变革和市场发育,就能更好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待,为经济发展注入充足动力。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升级迭代、文化娱乐产业的蓬勃发展,成为“粉丝经济”兴起的深厚土壤。对商家来说,粉丝们带来的“流量”,往往与“销量”直接挂钩。在利益的驱使下,行业内滋生了“流量至上”甚至“流量造假”等现象,亟待规范和引导。而粉丝群体中存在的“刷单”“刷票房”“刷好评”等不良行为,也为自身带来负面评价。理性对待粉丝热情、引导粉丝合理消费,同时将明星效应转化为提升商业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的契机,才能更好体现“粉丝经济”背后的流量价值。

“粉丝经济”的出现,也是一道治理课题。随着相关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粉丝经济”涉及的领域和内容愈发多元,新对象、新领域、新场景不断涌现。比如,如何杜绝恶意注册账号“刷单”,怎样避免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如何认定在线“打赏”的法律效力,等等。回答这些新考题,需要相关各方携手努力。管理部门要加强事前监管的能力和水平,提高全过程监管意识;优质流量明星应当更加自律、更有担当、更具表率;平台方面要进一步增强责任感,杜绝管理漏洞,等等。各方协力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善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手段,才能为“粉丝经济”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人工智能软件生成文章的技术在以数据为中心的文章类型中效果最好。用户只需输入数字或统计数据,AI 就能围绕这些数据撰写文章,可读性也不会差。

实际上,世界各地的法律都在努力应对 AI 带来的冲击,但有迹象表明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去年 8 月,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呼吁专家和广大公众确定 AI 将对知识产权产生何种影响,更重要的是“是否需要新形式的知识产权保护”。

在其他地方,欧洲专利局(EPO)最近也拒绝了两项将一台机器指定为发明人的申请。欧洲专利局拒绝该申请的理由相当明确,他们并指出,这台机器人不符合《欧洲专利公约》的要求,即“申请中指定的发明人必须是人,而不是机器”。

外媒 VentureBeat 称,这一裁定可能是 AI 创作领域的重要里程碑。

近年来,人工智能已经越来越多地渗透到各行各业,创意艺术也是如此。例如,Google 创建了一个名字为“AutoDraw”的以人工智能驱动的工具,该工具可以识别使用者试图绘制的内容,然后以数字形式对其进行重新创建。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双11”才过不久,“双12”又将到来,很多电商平台和品牌把重点放在吸引粉丝“流量”上。从明星发布预售链接,到推出明星定制礼盒、联名款产品,再到购物赠送签名海报、线下见面机会等,“粉丝经济”比往年更为抢眼,引发人们关注和思考。

显然,这个话题还将在未来几年里引发各方“激辩”。但是,现在至少有一个法院同意对机器生成的内容进行版权保护。

著作权法的两种“选择”

作为文化娱乐产业和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粉丝经济”同样要遵守市场经济对于诚信、法治的要求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未来将在创意领域取得更大的进步,但也有一个难题摆在眼前:谁拥有版权?

作为文化娱乐产业和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粉丝经济”同样要遵守市场经济对于诚信、法治的要求。有数据显示,36%的粉丝表示愿意为偶像每个月花100—500元,相关领域市场规模高达900亿元。面对这一庞大的市场规模,如果任由“流量至上”等非理性因素野蛮生长,不仅将破坏这一正在成长中的新生事物,也将侵蚀社会诚信体系。正因如此,近期国家相关部门要求电商第三方平台须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并将对涉嫌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违法行为进行查处。依法依规、诚实守信形成健康的商业模式,将更好推动“粉丝经济”行稳致远。

值得注意的是,此类法律问题不仅出现在机器/软件方面,几年前著名的“猴子自拍”案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摄影师 David Slater “设计”了一个场景,最终的结果是,一只猴子使用了 David Slater 的相机“自拍”。David Slater 曾试图要求照片拥有版权,但以失败告终了。有趣的是,PETA 组织代表猴子对 David Slater 提起诉讼,试图代表猴子主张版权所有权,但 PETA 也失败了。

以购买明星的专辑、代言的产品,为明星提升流量等为特征的“粉丝经济”,正在成为近年来经济生活中的新亮点。以今年“双11”前的电商营销为例,某化妆品牌请明星代言1小时,销售额就突破4000万元;某日常用品请明星代言预售3万件产品,3分钟即告售罄;某明星代言的一款电动牙刷,3天预售额近2000万元……明星“带货”能力的背后,是粉丝们的强大消费能力。粉丝们从情感出发进行消费,通过商品购买、社群聚集、交流互动等环节,满足了自身的需求。

著作权法可以“拒绝”对计算机生成的作品进行版权保护,也可以将此类作品的作者归属于程序的创建者。

这件事情可能为中国未来的类似案件树立起了先例,但全球其他司法管辖区的法院可能不会以相同的方式来看待事情。例如,在美国,版权局严格遵守“人类作者身份”要求;这项要求规定美国版权局登记人类作者的原创作品,以证明这些作品是由人类创造的;另外,版权法仅保护由人类通过创造性思维而创造出的智力劳动成果。

并不是唯一一个使用算法来编写新闻内容的公司。美联社(AP)通过与 Automated Insights 合作,将 AI 用于棒球报道和财务报告。总部位于芝加哥的 Narrative Science 公司也提供了类似的功能,这家公司的 AI 生成内容特别侧重于企业的商业智能或是数据分析。 

理性对待粉丝热情、引导粉丝合理消费,同时将明星效应转化为提升商业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的契机,才能更好体现“粉丝经济”背后的流量价值

以前文提到的腾讯公司为例,法院似乎选择了第二种方式——作为自动化编写程序的开发者,腾讯拥有该软件编写的任何内容的版权。 

美国专利商标局方面声称:“USPTO 有兴趣收集有关人工智能的专利相关问题的信息,以评估是否需要进一步的审查指南来促进人工智能发明专利的可靠性和可预测性。”

“粉丝经济”的出现,也是一道治理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