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德云社除了讲相声还要做一家广告公司

德云社除了讲相声还要做一家广告公司

提起郭德纲你会想到什么?德云社的掌门人、于谦的搭档、话题人物,前几年提起郭德纲,总会有各种负面新闻,而现在提起郭德纲会想到相声大师和烂片之王,而我想到的是营销鬼才。

德云社其实作为一家公司,管理制度非常落后,还实行着老一代的师徒制,这种制度自然有着劣根性,当时的曹云金和何云伟也是因为在这种制度下,才发生内讧,不像现在的经纪公司,有完善的运作体系和管理制度,遵守相应的契约制度,而在德云社更多的是讲师徒情分。

“他们家人一起把我从家赶出来,我要离婚!”陈大姐非常坚定,还拨通派出所电话让他们作证,但派出所的证词却让我们大跌眼镜,他们是互殴,那个情人跑了以后刘师傅只是说了气话,事实上并没有人被赶出家。这时候陈大姐赶紧展示脸上的淤青,说是刘师傅对她家暴,而刘师傅非常委屈,说这是那天他们在一起扭打起来误伤的。接着两人都陷入了沉默,我们提议,回村委会坐下来好好沟通。

传统相声是禁止观众录像的,因为认为观众和通过视频都能看,谁还来买票。而郭德纲的精明之处在于,让观众拿手机录像,还记得上大学时候,想看郭德纲相声就在视频软件搜一下,虽然视频画质不是很好,但是听着很过瘾,就是早期的时候,郭德纲的短视频在全网传播,也让他成为流量之王。

德云社给相声演员能的标签也是很讲究,往往很接地气,不是那种完美人设,比如岳云鹏就是一名保安,郭麒麟德云一哥,而张云雷就是敢死队队长,这种人设看起来不是高大上,但往往能让人记住,即使有一点绯闻也不会让整个人设崩塌,断了整个演艺生涯。

当我们正在跟刘师傅了解细节时,陈大姐打电话约他去民政局离婚,我们一同前往,想听听陈大姐怎么说。我们赶到民政局刚停好车,就看见夫妻二人在马路上撕扯起来,陈大姐的谩骂声不绝于耳,而刘师傅死死拽住她,不想往民政局走。

按陈大姐的说法,这次婚姻就是以“交学费”为目的,短短50天,刘师傅人财两失。二人协商无果,再次走向了民政局。刘师傅一面挂记着孩子,他想要抚养权;一面母亲对儿媳妇忍无可忍,他想做孝子。而邻里的话也灌进了他的耳朵,“能过就过吧,能给你做个饭就行,跟外面断了就得了。”

为了成名,郭德纲那些年什么都干过,在某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中,上演真人秀,在一个闹市区的橱窗里生活48小时,让众人参观他的生活,但就是这样也没有成名,最后电视台还拖欠他的酬劳,相声体制的大门不向他打开,郭德纲只得揭竿而起,单干相声,这也是他成名后为什么老吐槽体制相声的原因。

不要还以为郭德纲是个矮挫的小黑胖子,其实他非常擅长营销,也是相声界最早拥抱时代先潮者,其实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如果你来不及改变自己,那么你之前的辉煌,就可能成为过眼云烟。

据说张云雷相声专场的一张门票能炒到9999元,平常出场时候,各种应援,荧光棒都有,整个偶像级明星待遇。

相声这门传统艺术让观众觉得不再好笑,说相声不赚钱,相声演员转行演小品,一个快要濒危的行业,愣是让郭德纲给拯救活了,郭德纲做的一件事,就是先让相声好笑起来。

这些想法缠绕在一起,乱作一团。他本身是想在一起过的,可他的忍让和期待美满家庭的愿景,换来的却是妻子一次次的背叛和刁难。如果离婚,面对女儿抚养权的争夺,他似乎也不愿意走法律程序。这让他进退维谷,又拉着陈大姐回了村委会。我们劝说他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再做决定。

今天我们就聊一聊,德云社如何通过郭德纲的营销,一步步起来的。

当然除了张云雷,德云社还有少班主郭麒麟、烧饼、陶阳等新生代相声演员,这些演员都有自己的粉丝圈层。

床下藏人,妻子竟帮人打了他

谁知复婚后陈大姐并没有与情人断了来往。凌晨刘师傅下夜班回来发现屋内开着灯,媳妇在被窝里躺着,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听到了床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便悄悄探身去查看。掀开床单的一刹那让他气愤至极,陈大姐的情人趴在那里和他四目相对。

妻子打电话约他去民政局

在村委会主任的陪同下,大家纷纷落座,刘师傅先发言了,“我不想离婚,我就想好好过日子,你跟那个男人断绝来往就行!”“我没说要离婚,是你们把我赶出去的!”陈大姐一改刚才的强势,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受害者。但对于调解员对那天晚上情况的询问,她便三缄其口了,我们没办法,打算去找当事人了解情况。

从管理学角度来分析,这种与时代违背的公司,早就该淘汰了,可是几次内讧下来,非但没有淘汰,反而更加稳健,德云社商演常常一票难求,所以说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面对陈大姐的百般抵赖和谩骂,刘师傅的尊严也受到了挑衅,他说,“要离婚可以,钱你要还我。”“钱是结婚时你给我的,我还得给孩子交学费,不能还你!”陈大姐不经意的回答,让众人心里犯了合计,刘师傅卖玉米的钱1万多在她那,3万多工资也都在她那里,刘师傅只想要回卖玉米的钱,陈大姐冒出一句,“我结婚白结了!”

归根结底是相声走到了死循环,就是体制相声。当时的郭德纲从小生长天津,从七八岁就开始学习相声,学成之后来到北京,想到体制内说相声,但是北京相声界的又不承认天津相声界的,郭德纲在北京举步维艰,还曾经因为欠缴房租被房东骂街,第一任妻子也因为郭德纲当时的窘迫,和郭德纲离了婚。

相声之所以有一段时间不受欢迎,是因为不好笑了,而体制内的相声有两种,教育相声和歌颂相声,教育相声在最初的时候还挺好笑的,比如马季在春晚表演的《宇宙牌香烟》,反映的是吹牛浮夸的现象,牛群和冯巩的小偷公司反映的是机构臃肿,这些以讽刺形式出现,以教育为目的,但是随着教育相声的消失,歌颂相声的出现就让人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了。

老一辈艺术家马三立、侯耀文、马季等相声大师都曾经为相声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相声的发展也出现了瓶颈,从最初的春晚主角到相声无人问津,就连冯巩都从相声改为小品表演,可见相声那些年的发展是有多尴尬。

德云社目前谁最火,相信很多女孩子都会说辫哥哥,相声一直是老爷们爱听的,估计郭德纲也没想到,德云社有一天会出现一位偶像明星,那就是张云雷。

相声来源于民间艺人,过去老一辈相声艺术家在茶馆说相声时,总要想着更多的包袱,去逗笑台下的观众,毕竟人家看你的演出,就是图个一乐,不乐还看什么相声。

德云社最先红的就是郭德纲和于谦,郭德纲给人第一印象就是矮黑小胖子,而于谦就是抽烟喝酒烫头,但是德云社要想发展壮大,不能靠他们这对搭档,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只有捧出更多的新人,德云社才能发展强大。

“她跑过来搂住我,竟帮那个男的一起打我!”刘师傅回忆起那个片段,双眼的怒火灼烧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对妻子这么好,她依然藕断丝连,伤害自己。可刘师傅还是想原谅妻子,让妻子认识到错误,跟他好好过,两个孩子也会有个温暖的家庭。

后来我们得知,夫妻二人最后重归于好了,搬到别的地方4口人住在一起。婚姻都有原则和底线,游离于法律约束之外无异于引火上身。希望他们今后各自承担起婚姻里的责任和义务,好好给孩子温暖,让过去的一段闹剧打个包裹,寄存在记忆的回收箱里吧。

德云社的流量似乎从来不缺,就拿封箱时候,于谦唱了几句《学喵叫》,结果成为当天的热搜。

张云雷也是郭德纲从小培养的相声演员,之所以成名还是因为一首《探清水河》,让万千少女觉得,相声竟然还有这么帅的演员。

就在几个月前,刘师傅和陈大姐联系过问孩子的事情,得知她自己过得很辛苦,还要每天外出打工,也许是爱,这让他动了复婚的念头,不计前嫌,从那个“第三者”家里把陈大姐接了回来,两人几个月后就复婚了。

“他们之间不清不楚的,全村人都知道。”当事人并没有在家,但是村民反映这个男人原来有家庭,后来离异了,孩子从不跟他来往。